又渾渾噩噩地過了一年,想到要換新的日誌就頭痛。

其實要再把朋友們的地址電話重新騰一次,並非難事,只是要捨棄跟了自己一整年的舊日誌,可不是件容易的差事。

總是捨不得丟掉一些,可能一輩子再也用不到的東西。大大小小的購物袋也好,用過的課本參考書也好,更別說那些對我來說有點紀念價值的東西,那絕對是我的takara mono (寶物)。

這點連神通廣大的老媽也拿我沒辦法...

『妳房裡堆了滿坑滿谷的豬屎甘皮, 有時間嘛愛芹芹咧!』

『妳那一大疊留了半輩子的紙袋, 什麼時候才捨得拿出來用啊?!』

『那個啊... 趁妳不在,給妳拿去丟掉了啦!』

『哇~~~~~』

可是可是,
我就是喜歡,穿舊衣踏舊鞋,一派輕鬆自在。
喜歡翻看舊照片,追悼似水流年。
喜歡跟一班老友相聚,煮壺咖啡,細數陳年往事。
喜歡在無意中憶起,某個人,某件事,
翻遍整個房間,竟還可以找到一點點蛛絲馬跡的那種喜悅!

人家就是念舊嘛....

2000.2.28 除夕夜

agogovic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