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小就不愛看書....

沒耐性、不愛湊熱鬧的古怪脾氣,讓我除了金庸、倪匡、亞森羅頻之外,幾乎不看課外讀物。尤其坊間充斥的各類暢銷書、翻譯文學,越是暢銷,就越難以點燃我那早已奄奄一息的求知慾。

『為什麼對夏目漱石情有獨鍾?』

妳好奇的問,因為知道我不吃日本料理,厭惡榻榻米的氣味。甚至一想到穿著Kimono、一臉慘白的日本女子,就難過得頭痛反胃。

『呣.... 大概只是一種儀式吧.... 其實蒐集了這麼多本他的書,我也只看過"其後"跟"三四郎"。』

小時候最喜歡把臉貼在外公書櫃的玻璃門上學認字,櫃子裡一本本或臥或立的神秘天書,"夏"、"目"、"漱"、"石"是出現頻率最高的四個字。

一向用聲音影像紀錄生活的我,不知何時開始,以每年添購一本中文版夏目漱石小說的速度,來追悼生命中逝去的某個片段。

思緒又回到二十多年前某個涼如水的仲夏夜....

畫面中有亭仔腳那隻受了傷飛不起來的小蝙蝠;

有趁外婆不注意,把她店裡一包包三槍牌內衣裡的紙板全抽了出來,蹲在地上亂塗鴉的我(嘖嘖嘖... 果然小時了了,大未必佳);

還有最後把一整櫃泛黃照片、線裝書、原文小說全留給了我的外公,和他坐在藤椅上認真看書的側面剪影....

就像夏目漱石這四個字一樣,永遠烙在我心上。

natsukashii na.....

2002.3.12

agogovic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